【买*卡*请*联*系*Q*微; 81609650】
【买*卡*请*联*系*Q*微; 36090862】

乒博得中日芳華對決 青奧金背后仍有隱憂

  • 時間:
  • 瀏覽:625605

买全新四件套卡✅【σσ/薇; 36O9O862】☚买卡找我✅追求长期合作✅提供各大行✅一手卡源✅货到付款✅對話蔡康永:商是為了更好地伺候別人?我不要

  

在詐騙界和“水房”(洗錢)圈,有這么一個說法:誰掌握的“白戶”銀行卡最多,誰的資金就最有保障。誰掌握的對公賬戶最多,誰的資金就最安全。

因為,無論用什么方式轉賬,都必須依托銀行卡,而那些沒有納入監管視線的普通銀行卡(“白戶”卡)很難被風控發現,所以資金安全就有保障。

有了對公賬戶,就等于擁有了一家公司的背景轉賬權限,不但更容易蒙蔽受害人誤以為是正規公司,也能夠多筆、大額轉賬,給警方查詢凍結止付制造重重障礙。

所以,詐騙團伙、水房集團對銀行卡和對公賬戶的需求非常大,行情也逐年水漲船高。一套包含有身份證件、銀行卡、手機卡、U盾的銀行卡“四件套”,在東南亞能賣到3000元左右。而包含有“對公銀行卡、U盾、法人身份證、公司營業執照、對公賬戶、公章、法人私章、對公開戶許可證”的對公賬戶八件套,可以賣到15000元左右。

高利誘惑之下必有“莽夫”。有些頭腦稍微靈活點的,在嗅到商機后,開始組織人去批量開設銀行卡、對公賬戶,辦好后再層層轉賣到詐騙集團手中,賺取高額差價。而那些只顧今天不顧明天的“三和大神”們,則以辦卡開戶后出租、出售做為謀生的手段。有的甚至還要去境外做“人質”,確保自己名下的銀行卡和對公賬戶絕對安全。

近日,公安部指揮偵破了“3.26”特大買賣銀行卡案,抓獲犯罪嫌疑人600多名,繳獲銀行卡11000多張、企業對公帳戶1800多個。據央視新聞報道,僅在靠近越南的廣西憑祥市抓獲的5名犯罪團伙中,就查獲銀行卡、對公開戶資料27箱220余公斤,而這220公斤只是其中一個犯罪團伙一個星期的戰果,足以可見地下銀行卡、對公賬戶買賣之猖獗。

本來是要正規公司才能辦理的對公賬戶,為什么一輩子沒出過村的農民或者“三和大神”,都能輕易辦到?

經辦案部門統計,供地下買賣的11000多張銀行卡共涉及183家銀行,其中排名前20的銀行卡占了總數的92.5%。這20家銀行中,既有中、農、工、建、交等大型商業銀行,也有中信、招商、光大、民生、浦發、渤海、廣發、興業、浙商等股份制商業銀行,也不乏晉商銀行、吉林銀行等小眾銀行。

僅排名前三的農行、工行、建行的涉案銀行卡數量,就占了總數的53%,特別是農業銀行,以2466張的數量一騎絕塵,比第二名超過500多張。

當然了,這些銀行之所以涉案銀行卡多,一方面是因為確實網點多、覆蓋面廣,方便就近開卡。另一方面,則是因為部分銀行的風控機制可能有問題,辦卡中介發現這家銀行開卡成功率高,就會“吃定”你。所以,榜單上的銀行都應該想一想,同樣是大銀行,為什么農行、工行、建行“遙遙領先”?同樣是小銀行,為什么晉商銀行、吉林銀行擠進了榜單?

第一是銀行間的數據不共享。雖然2016年人民銀行出臺的261號文規定,“每一個公民在一個銀行只能開始1個I類賬戶”,但是全國有3000多家銀行,每個人理論上最多可以辦理1.2萬張銀行卡。而各個銀行出于發展客戶的利益考慮,互不共享數據,對辦卡者基本是來者不拒。在這次“3.26”專案中,其中就有1個嫌疑人開辦了12張銀行卡售賣,而名下有幾十張、上百張銀行卡的人也大有人在。

第二是開卡的門檻過低。雖然各銀行基本落實了“實名制”的要求,但開辦銀行卡特別是借記卡一般只要求“年滿16周歲持有有效身份證件”即可,而在香港和日本等地,除了這些,一般還要提供三個月以上的居住證明或工作證明,如水電費繳費單、繳稅單等。

過低的辦卡門檻使得很多辦卡中介肆意到農村“掃村”、到人才市場成批招聘“兼職人員”,拉到外地的銀行批量開卡。下面這張圖是成都大學生兼職群發布的廣告,以300元一張的價格招聘人員辦理銀行卡,發出后,響應者甚多。真可惜了這些大學生,還沒走出校門,自己的征信已經和犯罪掛上了鉤。

對公賬戶開立是需要苛刻條件的,必須要有營業執照正副本原件、法人身份證、開戶申請資料、開戶許可證以及公章、財務章和法人章等資料。最重要的就是要有營業執照,因為首先得是一家公司才行。

在以往,開辦公司需要各種前置審批,非常繁瑣和困難,可是得益于近兩年在全國鋪開的商事登記改革制度,把以前的“先證后照”(先去申請各種證才發營業執照)改為了“先照后證”(先發營業執照再去申請其他許可),而且注冊資本“實繳制”變為了“認繳登記制”(不用花1分錢可以注冊一個注冊資本為幾十億的公司),申請營業執照變得異常簡單。

最關鍵的是,申請營業執照只需有銀行卡和U盾以及法人資料,就可以全流程網上辦理,足不出戶拿到郵寄上門的“營業執照”。但是,很多人都忘記了商事登記改革是將“重審批輕監管”變為“輕審批重監管”的初衷,后續的監管甚至連實時的監管都跟不上,出現了一系列啼笑皆非的事件。

近幾年來,諸如善心匯、龍愛量子等公然搞傳銷的騙子公司,動輒把注冊資本填報為數十億,騙取大量群眾信任乖乖交錢。有不少人發現自己丟了一次身份證之后,莫名成為了多家公司的董事長,想去注銷才發現比登天還難。上周,甚至出現了福建晉江一家洗浴中心的地址登記在公安局廁所的笑話。

正因為營業執照的辦理非常容易,所以很多辦卡中介在組織人開辦了銀行卡“四件套”之后,會篩選一部分人準備其他材料辦理對公賬戶,賣個更高的價錢。

“3.26專案”中的對公賬戶涉及幾十家銀行,其中前10名的銀行占了總數的80%。遙遙領先的是建設銀行、農業銀行、工商銀行。與涉案銀行卡最高前三名一致。而在這張榜單里,我們還發現了泰隆商業銀行、中原銀行等新面孔。

涉案銀行卡不多但是對公賬戶卻多,按比例來說,是不是審核機制不夠嚴格呢?據辦理專案的民警講,銀行對開設對公賬戶的審核標準千差萬別,某個銀行甚至允許同一個人在同一個網點開設八個對公賬戶,你們的營業員是腦子高度近視聽不清嗎?

若這些虛假企業和虛假對公賬戶再與第三方支付平臺綁定在一起,就更加威力無窮了。以支某寶平臺企業賬戶為例,每天每個賬戶和下屬的10個子賬戶,可以轉賬2200萬元。騙子使用一次,幾天賺來的錢就瞬間轉移了。雖然這些第三方支付平臺也有各類風控手段,能夠發現和管控虛假對公賬戶,但遠遠抵不過虛假對公賬戶開設、買賣、流轉的速度!

11000張銀行卡和1800多個對公賬戶,只是一個專案的查處量,雖然戰果空前,但在卡戶出租出售的地下江湖里,簡直不值一提。如果開辦銀行卡和對公賬戶的漏洞封堵不上,案件的查處只不過推高了銀行卡和對公賬戶的售賣價格,對切斷整個黑產鏈條起不到多少作用,甚至可能因為媒體的報道而讓更多人鋌而走險。

1.請人民銀行牽頭制定規范,加強銀行間信息共享,規定每人只能在國內開辦銀行卡的數額(以滿足大部分人使用為準,比如5張),彌補1個人可以在3000多家銀行開卡的漏洞。

2.請參照香港、日本等銀行做法,提升銀行卡開辦門檻,除了年滿16周歲、持有有效身份證件之外,還應該提供居住證明、繳稅證明、社保證明等,證明開辦銀行卡確有必須。

3.請盡快研究生物識別認證辦法,在使用銀行卡(包括登錄網上銀行)時加入聲紋、人臉、指紋等生物識別認證技術,真正把“實名制”變為“實人制”,確保濫用銀行卡行為得到遏制。

4.請商事登記改革主管部門針對當前存在的漏洞研究監管政策,真正領略中央開展商事登記改革的意圖,不要以比拼本地區開辦公司數量為榮,而要以比拼本地公司開辦公司質量為榮,或者以不出現啼笑皆非的登記監管問題為榮。

5.請盡快完善法律法規,推動買賣銀行賬戶入刑,加強對出租、出售或者組織辦卡人員的懲處力度,讓這些想不勞而獲靠出賣自己信用謀生的人斷了后路。

【編輯:熬黃花魚網】


福建31选7最新开奖结果今天